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新婚少妇VS老先生

新婚少妇VS老先生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早上启民匆匆忙忙地赶着出门,因为他说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要开。倩如由于前一晚和启民”恩爱”的太累,所以索性睡晚一点,含糊地应了一声,便又转身睡了。
十点多起床,倩如还带点睡意,穿着素白色的睡衣,来到了厨房想弄点吃的裹裹腹,由于厨房的门和大门距离很近,倩如走过去时忽然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
「嗯……呼……嗯……」。
「还是不行!呜~~~~~~」。居然是一位老人在哭泣。
倩如心想:「奇怪!会是谁啊?」于是就走到大门上的安全孔凑上眼看。
「ㄟ!不是大楼管理员许伯伯吗?他一个人在这裏干嘛?」
许伯伯背对着大门站着,一支手扶在墙壁上,一直在摇头叹气着。
「奇怪!许伯伯不是快要回大陆娶老婆了,应该高兴才是,怎么忽然垂头丧气似的?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不知道我能不能帮他什么?」
倩如打开大门,许伯伯忽然跳了起来,大声喊道:「谁?」
「是我!许伯伯!您一大早一个人待在这裏做什么?为什么哭呢?」倩如关心的问道。
「喔!原来是妳!没…没事啦!我先下去了。」许伯伯答。
「许伯伯,别这样,您要是有什么困难可以告诉我啊!说不定我可以帮上什么忙呢!」
「唉!甭提了!这种事情妳们小女生是不会懂得!」
「许伯伯!我们是好邻居嘛!您平常对我们那么照顾,您有困难时,我们应该帮忙才是,您若再推辞就太见外了!」
「这…我实在是说不出口啊!」许伯伯回答。
「他啊!是为了娶老婆的事烦啦!」旁边突然冒出声音。
倩如吓了一跳,循声音来源看去,原来是住楼下的陈伯伯和赵伯伯两人。
「娶老婆应该高兴才是啊!怎么会难过呢?」倩如心中满怀着怀疑问到。
赵伯伯答到:「小姑娘,妳有所不知啊!像我们这种老头子,体力已大不如前,却又苦无后代,可是想生个小孩无奈却力不从心啊!」
「对啊!自从来台湾后,我们也没碰过什么女人,说不定已不行了。」陈伯伯附和着。
许伯伯这时说到:「好吧!既然他们两位都说了,我也老实说吧!这回我回去要娶个年轻老婆,可是又怕届时”不举”,因为妳是我们这栋大楼的有名美女,我才来你们家门前,幻想一下妳的身体,看看能不能有反应,结果还是没反应。唉~~~~!」
倩如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子啊!那我能帮上什么忙呢?」倩如闪动着水灵灵的大眼问道。
这时赵伯伯说:「妳这小女孩能帮上什么忙!」
陈伯伯这时答到:「老许不是说幻想妳的身体吗!妳就乾脆让她看一下,也算帮帮忙,反正我们这群老头子,对妳也没什么危险。」
许伯伯说道:「这…这不太好吧!人家可是有老公的。」
陈伯伯又道:「那又怎样,只不过是帮个老人完成他的心愿罢了。」
倩如一脸红苹果似地回答:「这…难道没有别的方法了吗?」
陈伯伯回答:「所谓心病要由心药医,老许已那么久没看过女人了,当然就要有女人这方面来下手才行啊!」
许伯伯这时应到:「老陈,别再说了!人家小倩才新婚,又这么漂亮,我们就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唉!也许命中注定我们许家该绝子绝孙的。」
这时倩如红着眼,低着头,想了一想,咬一咬牙:「许伯伯千万别这么说!我答应就是了。」
许伯伯流着泪感动着说到:「妳这么好心,真谢谢妳!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倩如报以一醉人的微笑,轻轻地说道:「助人为快乐之本嘛!」说完便轻轻地站了起来。
这时许伯伯、陈伯伯及赵伯伯心中吐出一口气!心中不禁紧张起来,心中百感交集,这时才发现原来倩如身上穿着睡衣。
倩如缓缓地啦开了她睡衣的腰带,露出了她洁白无暇的玉体,她身穿着淡粉红色的内衣裤,还有点半透明。接着,倩如鬆开了胸前的扣环,两棵浑圆的乳房蹦出,上面并有两颗粉红色的小乳头。她害羞地以拿着胸罩,轻轻地将双手往下移动,也将手勾住了内裤。
「我要脱了喔!」倩如以低到不能再低的声音说道。
这时许伯伯、赵伯伯以及陈伯伯睁大了双眼,看到倩如洁白无暇的胴体,心中的一阵阵的冲击着他们的神经。
倩如终于褪下了她那粉红色的内裤,抬起左脚,再抬起右脚的把内裤脱出。亭亭玉立地站在许伯伯他们面前。
陈伯伯忍不住吞了口水,道:「好美的身体!」
倩如脸上泛起一阵既骄傲又羞赧的笑容:「谢谢陈伯伯的讚美!许伯伯,这样可以了吗?」
许伯伯回过神来:「喔!好像…好像还不行耶!」
这时陈伯伯说道:「小倩!能不能做些刺激一点的动作啊!可能我们这些老头子太久没看过女人了,光这样好像还不够耶!」
倩如脸上更加红晕了:「那,我们进去我家裏好不好,我感觉有点冷。」倩如其实是想不出回答什么,只好这样应付一下。
赵伯伯说道:「好吧!我们就进去妳家坐坐。」
四个人陆续地走到了倩如家的客厅,并坐在沙发上,由于彼此都有点尴尬,一时间大家都沉默下来。
这时陈伯伯开口了:「小倩啊!妳刚新婚,老公一定很疼妳吧!平均一个礼拜做几次啊?」
倩如回答:「每天都做耶!」脸颊又飞上红晕。
「那妳可不可以做点比较撩人的姿势,好让我们能重回雄风啊!」赵伯伯一口气把话说了出来。
倩如心情也不禁紧张起来,她第一次在老公以外的人面前裸体,心中却有一丝丝罪恶的快感,她知道她其实已经湿了,可是却又吞吞吐吐:「怎么样的撩人姿势啊?」
陈伯伯说:「比如说,把两脚张开点……」
倩如不自觉地照着陈伯伯的话做,把两脚张开,她已经很湿了,阴蒂也微微向外翻着,阴核更是突起。她闭上眼睛,感受着这种酥麻快感。
这时许伯伯和其他两人都靠前仔细地看去,倩如几乎可以感受到他们的气息,全身不停地颤抖着,淫水流着沙发上到处都是。
「这样可以了吗?」倩如轻柔地问到。
许伯伯此时低头一看:「是有几分硬了,可是好像还不够耶!」
倩如脸上有点气馁,眼眶湿湿地说:「那怎么办才好!」
此时赵伯伯说道:「小倩啊!我看妳就好人做到底,帮我们打手枪好不好?」
倩如疑惑地问:「什么是打手枪啊?」
赵伯伯回答:「就是…就是用妳的手和嘴巴套动我们那裏啦!」
倩如恍然大悟,可是心中又有点迟疑。此时陈伯伯说道:「难道妳忍心看着老许绝子绝孙吗?」
许伯伯说道:「小倩,我可以摸摸妳吗?一下就好了。」
此时倩如想了一想,反正只要能帮许伯伯,这样应该可以的。其实她的身体早已春情泛滥,也来不及细想就道:「各位伯伯,您们别再说了,我答应就是了!」
豁出去了的倩如开始大胆起来,反正是做好事嘛!于是,她要求许伯伯站起来,并脱下他的裤子,开始吸吮起来。
此时赵、陈两人也没闲着,一左一右地靠近倩如,开始上下其手起来。
许伯伯要求倩如躺在沙发上,并用手不停地揉搓她的阴核,赵、陈两人也不放过,顿时,三只手在倩如的阴核、阴唇及阴道口上游移着。
一阵阵冲击自下体蔓延开来,这刺激对甫新婚的倩如实在是太大了,倩如忍不住呻吟起来:「喔……啊……嗯……好舒服……。」
「小倩啊!现在是…是谁得手在摸妳的阴核啊?」陈伯伯喘息着问道。
「是…陈伯伯的手,啊!就是那裏,再…再…快…快一点。」
「不是老陈的手啦!是我的!」赵伯伯说道,并加快了速度,顺时钟的揉着倩如的阴核。
「喔…不要停,谁的手都好,赶快再动我…啊…啊……啊……。」
倩如躺在沙发上,两腿张地开开的,双手并扶着大腿,略大的屁股不停地前后扭动着。
「啊!谁的手都可以,快点插进去,我…我裏面好…痒…好难…难过……快……点。」
倩如从未遭遇过如此的刺激,身体的每个细胞彷彿就要爆炸开来一样,却又突然紧缩,在一张一缩之间,感受身体的悸动之余,内心却又有着小时候被长辈爱怜的温暖及最原始慾望的冲击相互交织着,渐渐地,倩如陷入了无法自拔的狂乱之中。
「来!小倩,坐起来。」这时赵伯伯躺了下去,倩如坐起身来并将湿濡的花瓣对準赵伯伯的脸,两双手各握住了陈伯伯和许伯伯的肉棒,轮流交替的吸吮着,陈伯伯和许伯伯的肉棒沾满了倩如的唾液,偶尔滴到了倩如的身上,倩如披散的长髮在阳光中跳动,形成了一副动人心弦的媚惑景象。
「许…许伯伯,你…你的…那裏变大了…。」倩如因含着许伯伯的肉棒,嘴裏含糊不清地说着,外加着一丝丝成功的喜悦。
「小倩,妳成…功了!」许伯伯胀红了脸,回应着倩如,一方面却又不停的用手压着倩如的头使倩如能含的更深一点。
这时陈伯伯抢着说道:「小倩啊!我…的老…老二和老许的有那裏不一样?」因为倩如的左手正套动着陈伯伯的肉棒,此时陈伯伯也正攀上情慾高峰。
「啊 ~~~~~~~ !!!」倩如大叫了一声。
「赵伯…伯伯,你的手…你的手…。」原来此时在下面的赵伯伯不甘示弱地将右手中指插入了倩如早已湿润的小穴,并用舌头舔着倩如的阴核,舌上略为粗糙的味蕾及浓密的鬍渣带给了倩如难以言喻的快感。
「小倩,快点回答我啊!我和老许的老二有什么不一样?」因位倩如受到了太大的刺激,左手停止套动陈伯伯的肉棒,所以陈伯伯讲得就比较顺了。
倩如吐出了许伯伯的肉棒,并用左手拨了拨略乱的头髮,娇喘地道:「许…伯伯的…的那裏比较长,但是比较细;陈伯伯的比较短…,可是比较粗。」倩如一脸妖豔般地轻轻说着。
此时赵伯伯说:「老陈啊!咱们来换个位置如何?」
此时赵伯伯起身,陈伯伯躺了下去,倩如则全身趴在陈伯伯身上,不停地用下体摩擦着陈伯伯的肉棒。
「小倩,我可以亲妳吗?」赵伯伯起身后问道,却在”吗”字说完就往倩如的小嘴上亲去。倩如刚开始还有点闭塞,但渐渐地,不知不觉地已和赵伯伯的舌头相互交缠。
此时躺在下面的陈伯伯将他那虽短但粗的阴茎对準了倩如的花瓣口,因为倩如早已湿的不能再湿了,陈伯伯很轻易的将肉棒插了进去。
「啊…喔…陈伯伯…你好好…我…好舒服…你…再进去一点……」因和赵伯伯接吻,倩如同样地发音模糊。
「小倩,妳…妳…不愧是新娘子…真的是有够紧的…又暖暖的…」陈伯伯几近嘶哑地说道。
一旁沉默的许伯伯突然走到倩如后面,挺起略为细小的肉棒,对準了倩如的花瓣口:「小倩,我也和老陈一起进去如何。」
「您们…您们好坏…不…不要欺…欺负我…。」此时陈伯伯的肉棒已不能满足倩如,可是她却又难以说出口,只好这样说了。
许伯伯将肉棒缓缓地插了进去,倩如感到一阵轻微的撕裂般的疼痛,还好虽然陈伯伯和许伯伯的阴茎同时进入,却也没有比倩如的老公—启民大了多少,很快的,倩如马上就习惯了,取而代之的是两只肉棒在体内不规则简谐运动的快感。
「小倩,这样妳舒不舒服啊?」一旁的赵伯伯问道。
「好…好舒…好舒服…人家…快…快不行…了!」倩如努力的发出细微的声音。
「小倩,没…没…没想到妳…妳这么…这么淫蕩。」倩如身后的许伯伯说道。
倩如的父亲是个研究自然生态的学者,她从小因为父亲工作关係生长在台东,长期和山地小孩交往,传统的女性贞操观念也没有影响她很深,她只知道这样好像不好,但现在,沉醉于肉慾中的她是无法再思考那些她本来就不是很懂的事,她只想好好放纵自己的身体,好好感受这充实的欢愉。
「我…我只想要…您们进来…快一点…快…」讲不太出话的倩如索性不说了,努力的套动体内的两只肉棒,将自己完全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三位伯伯的面前。
此时只听得陈伯伯叫道:「不行了!小倩,妳的穴太紧了……我快要…快要…射了!」话还没说完,陈伯伯滚烫的精液便射在倩如充满弹性的小穴中。
倩如低下头去,吐出香舌和陈伯伯深吻起来,然后说道:「陈伯伯,我喜欢你!」
此时身后的许伯伯亦加快了抽动的速度,喘息的道:「小倩,我也要…我…射了!」
「啊…射…嗯…快…射进来…我要……」倩如半闭着眼回答着。
许伯伯和陈伯伯终于在倩如的体内射了精,但赵伯伯却不让倩如休息的绕到倩如后面:「老许,你们爽了那么久,该换我了吧!」
于是陈伯伯和许伯伯退下在一旁,倩如则像只母狗般地趴在地上:「赵伯伯,你快点,我…我还要……快点。」
此时赵伯伯将肉棒插了进去,卖力地做着活塞运动,倩如的慾火又被燃起。
「小倩,妳的屁股好大,腰好细……真美……!」赵伯伯不禁衷心地发出讚美。
「赵…赵伯…伯,您…您…啊……嗯…啊…您欺负…喔…欺负人家。」倩如不自禁地快到了高潮,并才发觉到原来自己正在亲吻许伯伯的肉棒。
「小倩,妳…把我的老二再舔乾净一点。」陈伯伯说道。
倩如努力地将陈伯伯沾满精液和淫水的阴茎清理乾净,可是后面的赵伯伯却又不停地抽插着她的嫩穴,就在赵伯伯射精的一瞬间,终于,倩如高潮了!
此时,倩如觉得全身的每个细胞分子彷彿凝缩到了下体的一点;
约一秒钟;
剧烈地爆炸开来,甦麻的快感迅速遍及倩如全身,已分不清是白天是黑夜;是清晨是月夜;抑或是喜悦是忧伤,倩如只觉得自己已全然蒸发,昇华于空气之中,这一瞬间,不再有痛苦、不再有烦恼、也不再有悲伤………
只有喜悦、欢愉、快乐、还有爱。
这是倩如从未有过的感觉,即便是和启民做爱也从未有过如此高潮,她感觉到了身为女人的美妙,也为身为女人而骄傲。
随着洞口流出的不知是那位伯伯的精液,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倩如也慢慢平静下来,身旁的三位伯伯们已穿好衣服,用怜惜和複杂的眼神看着倩如的洁白的胴体。
「小倩,谢天谢地!妳终于醒过来了!」许伯伯有点激动的说。
「对啊!我们担心死了!」陈伯伯在一旁附和着。
倩如有气无力的说:「不好意思!让各位伯伯们担心了!我大概昏了过去……可能是…可能是…太…太舒服了。」说到后来,倩如声音愈来愈低,嘴角上还留着几根不知是谁的阴毛。
赵伯伯紧接着说:「小倩,妳要不要紧?会不会怀孕啊?」
倩如绽出她那迷死人的甜美笑容:「这…这个伯伯们不用担心,我和启民刚结婚,也没有能力养小孩,所以我都有定期吃避孕药的。」
「只是…只是…只是…不知各位伯伯们能不能帮我个忙?」倩如又露出了令人疼惜的表情。
许伯伯道:「小倩,妳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做牛做马也要报答妳这恩情。」一旁直视倩如胴体并看傻了眼的赵伯伯和陈伯伯只有拼命点头的份。
「我想…我…我们这件事您们可不可以为我保守秘密?」倩如低着头说。
陈伯伯抢答:「咱们革命军人出来的最看重的就业一个『信』字,妳放心好了!我们决不会向任何人说出半个字。」
「对对对!而且妳帮我们找回了自信,我们感谢妳都来不及了!怎会害妳!」
倩如欣慰地笑了笑:「那,我就谢谢各位伯伯了!」
已近黄昏。
倩如準备好了晚餐,坐在沙发上等着启民回来。下午的睡眠和沐浴,她体力恢复了大半,只有下体的轻微疼痛牵扯着某种事实。
门铃响起!
「老婆!我回来了!」启民边脱鞋边说道。
「老公!你终于回家了!人家好想你喔!」倩如飞奔过去抱住了启民。
「妳今天干嘛?那么高兴,像个小孩子似的。」启民有点不耐烦的说。
倩如有点委曲和心虚的说:「人家今天做了好事嘛!」
「什么好事?」
「这…这…不告诉你!」倩如故做调皮来掩饰内心的慌张。
「那算了!只要妳是做好事帮助别人,我也懒得管妳!」启民说完便往卧室走去。
「真的吗?只要是帮助人都可以吗?」倩如兴奋地问着。
启民不耐烦地说:「对啦!而且要『日行一善』喔!」
倩如过去给了启民一个深吻:「老公!我真的好爱好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