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天使噩梦作者:幽暗苜蓿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

天使噩梦作者:幽暗苜蓿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作者:幽暗苜蓿
字数:7431



  「好了,今天到此为此,大家可以换回衣服离开了!」导师大声地宣布着,
「芷珊,今天好像跳得很落力似的!」芭蕾舞班的同学向我说着,我笑了一笑,
跟着便往更衣室取过衣服後,便朝着浴室方向步去洗澡,换过衣服後,我步出了
学校门外,家中的司机炳叔正把车子泊在门外,我朝着车子步去,「炳叔,我
…一会儿约了朋友,我想独个儿乘车前往,你还是先回家吧,一会儿我自己乘车
回家便可!」炳叔慈祥地向我笑了一笑,「那麽……,好吧,你自己一切小心点,
有什麽事马上致电给我,不要太晚回家吧,陈生会担心的!」我点一点头,这个
炳叔从小到大都是对我那样紧张的,但说实在,我和炳叔每天相处的时间又真的
是比爸爸多,自爸妈离异後,我便跟着爸爸生活,爸爸每天都为着外面的生意而
早出晚归,虽然如此,但当他每晚回家後,如我还未睡的话,爸爸总会和我倾谈
一会,我知他是很庝我的,所以我也很谅解他工作忙碌的处境。

  炳叔离开後,我马上乘计程车往另一目的地,天逐渐昏暗,看看表子,已经
差不多七时了,计程车已到达了目的地,我付过车资後,便下车直奔我的目的地,
一间小小的士多,子健正忙於为士多关着门,当他看到我後,便兴奋地着我进入
士多之内,我蹑手蹑脚地进入士多後,子健亦随即关上了铁闸的门,我俩已急不
及待地拥吻着,「今天迟了点,我九时之前便要回到家里去!」子健点一点头说,
「那麽我们先往阁楼去吧!」士多内放满了很多货物,我们好不容易才挤到通往
阁楼的木梯处,我俩沿着木梯爬上阁楼後,小小阁楼的高度只足够坐着,这里便
是子健晚上休息之处,子健亦已爬到上来,期待的时刻到了,子健已紧紧的抱着
我,「芷珊,我很想你!」说着我俩便吻着起来!过後,我和子健仍赤裸地相拥
着,看看手表,已八时许了,我向子健说,「差不多时候要回家了,不然家里会
担心地不断致电给我的!」碍於家境关系,以往我接触的都是那些闷得发慌的书
呆子,偶尔一次机会,我认识了子健,子健学历不高,但为人很风趣幽默,虽然
只是在家里的小小士多中干活,但不知怎的,第一次见面我便被他吸引着,以後,
我经常借故到他的士多买东西,渐渐,我们便开始熟络起来,记得那天,我参加
了学校举行的三日两夜的户外学习营,刚巧出发前一星期,学校临时取消是次活
动,眼看我能不受爸爸的监视下在外放松的机会也要落空,我正苦恼之际,刚巧
我又到了子健的士多借故买东西,我随意地说起此事,子健说不约我们往离岛玩
两三天,就当作是你照常往学校的户外学习营吧,我呆望着子健,子健立时紧张
地说,「不…要误会,我只是随口说说,你不要太认真吧!」「我……不是这个
意思,我只是想……你真的肯陪我往外玩两三天?」子健听到後也呆了一呆,跟
着便很认真地点一点头,此时,我的心有一种怪怪的感觉,面上也泛起一片微热,
「那麽…我们…就这样…决定吧!」说着,我不知怎的,我羞得急步便离开士多
了,那夜,我蹍转反侧也不能入睡,还是首次和男性单独往外玩两三天,整夜,
我的心不停地卜卜跳着,但内心深处着实是很兴奋的,因能和自己慕的人共处两
三天,我兴奋得把面紧紧伏在枕头上大叫着,终於,不知不觉地倦极睡着了。

  期待的日子到了,爸爸如常吩咐炳叔把我载到我说的集合地点,炳叔依旧把
我当作小孩子一样百般叮嘱,我笑着向他说,「炳叔,我已不是小孩子了,不久
我大学毕业後便要出来社会工作,若将来我有能力的话,我定会把你当作家人般
地侍奉的,始终,我从小便给你看着长大的!」我看到炳叔有点感动的眼神,但
很快又再不断叮嘱我要小心,看着炳叔离去後,我急忙致电给子健,原来子健已
到了码头,我们见面後便一起上船,开始我们的愉快旅程。

  子健已定了两晚的渡假屋了,我们在离岛尽情地玩了一天,晚饭後,我们回
到渡假屋去,小小的房间有两张单人床,房内有一独立浴厕和电视设备,算是不
错了,我们分别洗过澡後,我和子健拿出刚买来的零食,两人坐在床上促膝地边
吃边倾谈,已经午夜了,我们也有点倦意,这时,不知那里传来一些声响,我们
细心地听着,好像是是邻房传来的,我和子健把耳朵贴在墙壁上听着,只听到一
把女声在呀~ 呀的叫着,男声则像喘着气般说着各种淫秽说话,我登时脸上一红,
此际,我正和子健互相对望着,邻房的声响愈来愈大,我也知道他们正在作些什
麽事情,「倦了,我还是睡觉去了!」说着我便跳到邻床,我卷着身子背向着子
健盖着被,房灯已熄,邻房仍发着淫声浪语,听得我有点心乱如麻,这时,身後
的子健轻声叫着,「芷珊,芷珊!」我装作听不到,这时我的心很乱,我怕我们
会发生一些……!我不敢再想下去。

  四周已一片寂寞,但我居然睡不着似的,我咬着手指,糟,胯下不知何时有
点湿湿的感觉,我慢慢把手伸到胯下之处轻轻地搓着,这时,我感到床边身後好
像有人坐着,一会儿,一只手正抚摸着我的秀发,我知是子健,我装作已睡,但
身子却不受控制地颤抖着,「芷珊!」子健轻轻的叫着,怎麽办?怎麽办?这时,
我感到子健已睡到我身後,他的手正拥着我的腰肢,跟着在我腹部不断打圈地抚
摸着,我害怕得不敢乱动,我感到他的手开始向上移动,已到了乳房边下位置,
我仍不动声色,这时,子健已慢慢把手轻轻摸着我的乳房,跟着再慢慢地搓捏着,
我把睑栽到枕头里去,任由子健继续进行,子酱到我没有抗拒,开始解着我身
前睡衣的衣钮,上衣已脱,背後的扣也解,子健索性从後双手搓捏着我的胸前,
我已紧张得全身颤抖着,还是首次被别人摸着乳房原来是这样舒服,子健摸了一
会,便开始下一个动作,这时,他把手伸到我的睡裤边缘,我感到他慢慢把手伸
入裤内,手已隔着内裤地摸着我的臀部,我微微地摆动着,渐渐,整个手掌已从
後探到我的胯下,我紧张得紧夹着双腿,但他的手掌边缘正擦弄着我的私处,我
被擦得双腿逐渐放软地微微分开着,很快他正撩拨着我的胯下尽头。

  子姜始抽着我的睡裤和内裤慢慢扯下,我害怕得要命,但仍一动也不动,
很快,我已一丝不挂的卷着身子躺在床上,我不敢想像会发生何事,只知羞得不
敢随意乱动,暴露在空气中的下体正不断湿着,我的心愈跳愈急促,一会儿,我
感到子健已身无寸褛般抱着侧睡在床上的我,他的腿正伸在我双腿之间,这时,
我感到胯下被一根硬得发热的东西顶着,我吓得缩了一缩,我的心紧张得像跳了
出来似的,糟了,子健会否把这东西进来?我不敢再想下去,子姜始拥着我,
双手已肆无忌惮地搓弄着我的乳房,我感到他身下的东西正磨着我的缝隙,我开
始有点惊慌,这时,我侧着头向子健小声地说,「子健,不要,我…怕……!」
但此时子健已深深吻在我的咀上,子健把我弄平身子,跟着下身又再次挤到我的
胯下,子健正面地把我拥吻着,下身又再次磨着我已湿透的位置,「芷珊,我爱
你,给我插进去好不好?」子揭求地说,我的脑内已混乱一片,子健的硬物也
把我磨得意乱情迷,未待我回应,子健已忍不住一挺而进,「呀,子健,很痛,
很痛!」胯下傅来撕裂的痛楚,我咬紧牙关猛然推着他的肩膀,痛楚令眼泪不受
控制地流出,阴道首次承受着这外来巨大物件的入侵,我感到体内多了根东西正
不停地蠕动着,子健紧压着我,「芷珊,我真的很爱你!」子健吻着我的面额,
「子健,我真的很痛,求你快点停止吧!」我哭着地说,这时,子健加快了动作,
突然,我感到大腿内侧沾了一点暖暖的液体,只见子健喘着气说,「芷珊,放心,
我没有射进你体内!」我们一起步进浴室,子酱到我一拐一拐地行着,再惊觉
自己的东西沾满血丝,「芷珊,你……你是第一次的吗?」我满眼泪水地看着他
微微点一点头,这时,子健把我紧抱着,「芷珊,对不起……,相信我,我是对
你真心的!」这三天两夜旅程之後,我和子健便展开了我们的亲密关系,但,我
明白这事绝不能让家里知道,尢其是爸爸。

  如是者过了一段时间,这天放学後,我正和几个同学在学校附近的咖啡廊闲
聊着,众人正谈论着各人另一半的话题,巧儿正说得眉飞色舞,「那晚我到他的
家,刚巧他的家里没有人,我便和他躲到房中拥吻着,我男友还在电脑播放着色
情电影,吻了一会,我们被屏幕上的画面弄得热血沸腾,就这样我的第一次便没
有了!」众人听得入神,我追问着她,「那麽第一次的感觉是怎样?有没有痛楚
非常?怎麽样,快说,快说!」巧儿再说,「痛死了,从没想像那麽小的地方要
容纳他那麽大的东西,我事後整整痛了一个星期多了,但…痛过之後,现在每次
都很享受和他干那会事的感觉了!」众人哈哈大笑着,「芷珊,你又如何,你爸
爸管教得那麽严,我们都估你应仍是处女吧!」肥萍向我问着,我故意瞄着眼,
再鬼马地笑了一笑,众人好像察觉我的意思,纷纷追问着我的情况,我唯有向她
们道出一切,「……,就是这样吧!」众人惊叹我的遭遇,这时,美美轻轻撞着
我的手臂,「芷珊,那边远处的几个宅男,常常注视着我们,定是偷窥着我们的
短裙内里吧!」我和美美立时整理着大腿上的裙脚,「讨厌,又不是没穿内裤,
有什麽好窥看,我们还是走吧,下次谁和男友有新的事情发生,必须要说出来一
起分享吧!」说着,我们便离开咖啡廊了。

  肥萍和巧儿住在附近,我和美美向她挥手道别後,便一同前往路边等着乘计
程车回家,美美的家也很富裕,爸爸是做房地产生意的,住在半山的豪宅地区,
天色已黑,我们站在路边等了一会,「怎麽今天那麽少计程车的?」一会儿,突
然一辆客货车急速驶到我们跟前停下,车上跳了数个大汉下来,我们未及反应,
便被他们硬捉了上车,车门很快关上,跟着便高速地开行了,我和美美被蒙着双
眼地按在坐椅上,双手亦被绑着,车内的大汉们没有作声,我只听到街上的车声
和电话按键声,我和美美已吓得哭着起来,车子不知行了多久,终於在不知什麽
的地方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後,大汉粗暴地拉着我们下车,我的头发被大汉用力地扯着而行,
我和美美痛极而叫着,我感到进入了一间屋内,终於,我被按着坐到一张木椅上,
我仍哭着,我听到美美也在我咫尺范围内哭着,这时,我听到有人向美美说,
「向着电话和爸爸说句话吧!」跟着美美哭着地说,「爸爸,我被人捉了,我很
害怕,快来救我,爸爸!」跟着我再听到大汉向美美的爸爸说着其他的话,但大
汉像已远去,我听不到他们在说什麽,不久,我同样被人要在电话向爸爸说句话
吧,电话内传来爸爸的声音,我听到後大哭着说,「爸爸,他们捉了我,我真的
很怕,爸爸,快来救我……」未待我说[全本完结],电话已被拿走了,大汉又是边远去,
边和爸爸说着话,此刻,屋内只有我和美美的哭声,我也不知身边还有没有其他
的人,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和美美也哭[全本完结]了,因我们都知道再哭也是於事无
补,只知道我们被人捉了到一个不知的地方禁锢着,想定是要我们的爸爸付钱才
会放过我们,这刻,我们唯有静静等待着。

  虽然仍是蒙着双眼,但我仍感到四周的灯光仍是亮着,我静静坐着地等,不
知不觉,我倦极而睡着了,到我惊醒过来,四周仍是一片宁静,我细声地叫着,
「美美,美美,你在这里吗?」美美没有回应,我的心更显得焦虑,我想着怎麽
会在我们身上发生这样的事,我不敢想像跟着会是怎样,只想着希望可以快点离
开这里回家去吧!被缚的手渐感麻痹,全身亦好像很不舒服似的,这时,我听到
美美叫着我,「芷珊,芷珊,你还在吗?」我急忙地说,「我在这里,刚才听不
到你的声音,我担心死了!」这时,一把凶恶的声音响起,「不要谈话,再发出
声响就别休怪我们不客气!」我俩吓得立时收口,这时,美美向他们哀求地说,
「我有点便急,你们可否放开我往洗手间一趟吧!」这时,屋内传来几个人的大
笑声,一把男声说着,「这里不是你的家,要拉就坐在这里拉,要我们放你,简
直是妄想!」另一男的说着,「不是呀,如她真的在这里拉,那不是把这里弄得
臭气燻天!」另一个男的说,「那麽怎办,要拉总要拉的,这样吧,带她到外面
门口拉个够吧!」这时,我感到美美被人带往屋外,大汉们一早已垂涎着我们穿
着短裙被缚着的美色,这时,听到美美要往如厕,那麽便好衬此机会,对美美轻
薄一番,三人到了屋外,大汉突然从後猛然揪起美美的短裙,小巧的白色棉质三
角裤包裹着丰满的臀部已暴露在大汉眼前,被绑着的美美吓得扭着纤腰逃避,羞
得哭着说不好,「你们放开我吧,我自己弄便可以,不要这样,不要!」大汉说,
「要拉总要脱下内裤才可以拉的!」只见两个大汉向着美美下身不断把内裤拉扯
着,美美极力逃避,但内裤已被扯下到大腿上,美美羞得眼泪直流,这时,大汉
已被美美胯下的春色弄得血脉沸腾,一堆稀疏的耻毛,曲线诱人的臀部,直教二
人看得呆呆的,大汉身下已膨胀得顶着裤档,二人打了一个眼色,其中一个大汉
说,「怕了你,我们带你往厕所解决,记着不要给我们耍花样,否则会给你好看
的!」美美听後连忙猛然点头,大汉们把内裤仍挂在大腿上的美美押往邻舍的木
屋内,再带到屋内一简陋的厕所中,「就是这里,要拉就自己拉个够吧!」惶恐
的美美战战兢兢地感觉着坐厕的位置,大腿背後已碰到坐厕了,只见美美小心奕
奕地坐在厕所上,跟着把已忍了很久的体内多余水份排出体外,澎湃的水柱声响
起着,她不知道两名大汉就站在她的跟前,欣赏着这一切的过程,小解[全本完结]毕,美
美正要站起来之际,这时,其中一个大汉拿着水喉猛力射向美美下身,美美被这
举动吓得狼狈地退後着,「你们干什麽,不要这样,很痛!」美美被射得差点站
不稳脚,只好把身子贴着墙壁地侧身站着,以避开猛烈的水柱正面地射着那稚敏
感的部位,「哈,哈,哈,师没教你小便後要清洗乾净吗!」大汉拿着水喉射得
兴起,索性向着美美全身上下乱射,美美被射得瑟缩在厕所内的一角,停止了,
美美全身已湿透得滴着水地哭泣着,这时,大汉凶恶地拉着美美的手臂说,「拉
[全本完结]便要出去,还要在这里待到何时?又不知自己的尿臭得令人作呕!」美美被粗
暴地拉了起来,三人正步出厕格後,忽然美美被大汉用一条毛巾强行塞着口部,
跟着再在背後猛力一推,便跌到在屋内地上一张残旧的床褥上,美美顿时涌起一
阵不祥之兆,但无奈双眼仍被蒙着,双手也被绑着,根本不知道他们想要干什麽。

  大汉们平常只会接触娱乐场所中的妓女,那有机会结识到眼前的大,千金小
之类的女性,更何况眼前的美美正全身散发着一股青春的气息,再加上现时衣衫
不整,全身湿透若隐若现的身段正横陈在眼前,只见二人已急不及待开始脱着衣
服,准备开始享用地上床褥中的富家女大学生了,美美已吓得全身正颤抖着,正
在及膝的内裤突然被扯掉,上衣也被掀了起来,跟着胸罩也被粗暴地扯掉开去,
整个过程快得同时发生着,美美从喉发出哀求的叫声,丰满的乳房被大力搓揉得
发痛着,面额亦被乱吻着,双腿已被强行擘开,一张充满须根的咀正疯狂地吻着
美美胯下的缝穴,舌头也不断舔着中间的缝隙,美美不断疯狂地挣扎,心中已预
计到将会发生何事,两个大汉按着美美,像是野外狮子正猎食着猎物中一样,美
美全无反抗之力,其中一个大汉把美美绑着的双手按在头上的处,另一大汉亦已
有所动作,只见他就如狮子的动作般爬在美美身上,下身已压着仍不断摆动挣扎
着的美美身下,硬物顶上已碰着仍扭动着的阴户口外,正好给硬物产生磨着的感
觉,大汉正等待机会,美美已被屠宰在即,这时,腰肢突然向前,一声凄厉的大
叫从美美喉部发出,一根不知进出过多少妓女阴道的阳物正闯进着美美这千金之
躯的体内,从小便被溺爱着的美美怎能抵受着这种遭遇,只见她像失控般嚎啕大
哭着,大汉紧拥着这全身滑不溜手的娇躯,恶毒的性具正不断在这娇贵的私处内
肆意游闯当中,每一下抽插都沾污着美美的纯洁心灵和肉体,一瞬间,魔鬼的精
液已愤然涌进美美的子宫深处,美美刚巧正值排卵期,恶毒的精子转迅间已游向
这富家女的卵子之处,很快便将会出现结合和分裂的状况,十月之後,美美便要
再次承受另一次更大的打击了。

  惨叫声微微传到邻房仍被缚着的我耳朵中,我担心的问着,「美美,美美,
你在这里吗?」这时,我感到身前有人似的,「你朋友去了尿尿还未返回,是呢,
你为什麽却不用尿尿的?」身前的人向我说着,我没有作声,突然,我感到一只
手正在我大腿上抚摸着,我呀了一声,吓得把身子缩过一旁,但很快,大腿仍再
次被摸着,「不要这样,求求你们吧!」此时,我感到短裙正被掀起着,「噢,
真的很美,告诉我,有没有曾被男友插过进去?」跟着一只手指正戳擦着我内裤
的缝隙位置,我害怕得站起来逃避,但蒙着双眼令我失了重心跌到在地上,这时,
我被人按在地上,上衣被强行扯着下来,胸前正被一双粗糙的手大力地伸入胸罩
搓揉着,「虽然没有那个女的丰满,但都总算很有弹性!」我吓得正用喉部大叫
着,搓了一会,攻击转到我的胯下,短裙已翻起着,手指正从内裤边缘伸到入内,
两指直挖在我的阴道内,我痛得疯狂扭动着下肢,我尝试挣脱着被绑着的手,望
能有一线逃避被侵犯的生机,一边的内裤的绳带已被扯断,仅能掩盖下身的小小
布料已正翻开着,我仍奋力挣脱着手中的绳子,糟了,我已被压着下身,一阵令
我胆颤心惊的感觉正从胯下传来,一根硬物已在尝试挤进我胯下的穴口中,我发
疯地扭动着下肢,但却被大汉紧紧地按紧着,罢了,硬物已硬闯着我的体内,我
正哭得泪如雨下之际,大汉不断努力强挤着硬物进来,下身的压迫感已愈来愈大,
已[全本完结]全失守了,硬物正不断进出着,我被按在地上一点反抗能力也没有,我哭着
地只希望恶梦快点[全本完结]结,过了一会,忽然,门外一声大喝,身上的大汉立时离开
我的身体,但一堆炽热的液体正散落在我的双腿之上,「我叫你们看管着她们,
你们却在做着什麽,这次我们只是求财的吧,有了钱,你们想怎样玩也不成问题,
现在你们却在节外生枝,真是气死我了,另一个女的去了那里,快带她过来,我
们要去取赎金了!」我已挣脱了手上的捆绑,正呆呆地倚在墙边坐着,此际,我
脑里已感到空白一片。

  邻房传来一片嘈吵声夹杂着美美的哭声,刚才那人正在外面大骂着,骂了很
久,这时,我被人拉着起来,我被带到屋外後,跟着上了一辆汽车,其间他们为
我整理着衣服,我听到刚才那人在我身旁对我说,「现在带你离开回家去,回去
後好好地一睡,今夜所发生的事就当发了一场梦吧!」我没有作声,心中只想快
点回到家里,车子不知行了多久,终於停了下来,我被领到停车位置不远处,
「你站在这里,一会儿你的家人会来接你的吧!」跟着我感到他们已开着车子离
开了,我缓缓解下蒙着眼睛的布,原来我正站在一条偏僻的街道之处,我把手交
叠在胸前,倚在街上的墙边呆呆地等着,终於,家里的炳叔载着爸爸赶到前来,
车子尾随着多辆警车,爸爸看到我後,急步上前拥抱着我,炳叔也在我身旁安慰
着我,我紧紧的拥着爸爸,已失控地哭得死去活来。

  第二天,我从警察方面知道美美在禁锢其间的遭遇,美美心理受了很大的打
击,现正在医院内观察治疗当中,我听到她的情况後,心头不禁一酸,不久之後,
爸爸便把我送到外国居住,以离开这个对我们来说的一个罪恶之城了。